走出非洲

走出非洲
在网上找到《走出非洲》的译制片。 还记得中学时在收音机里听的录音剪辑。 翻得好,乔榛丁建华配得真好。 那里的台词,和简爱的,爱情故事的都能背出来, 就像是在昨天。

台词如下,

第一段, 在 Denise 飞机失事葬礼后的一段独白:

“如果说我聆听到了一首属于非洲大地的歌,她让人想起夜空下的长颈鹿,和它背上那一轮非洲的新月。  想起耕地的犁,和采摘咖啡时工人们淌着汗水的脸。  非洲是否也同样听到了我的声音?平原的上空会掠过我留下的色彩吗? 孩子们会不会在玩游戏时用到我的名字?  明月会不会在碎石车道上投下我的身影?  恩宫山上的雄鹰还会四处寻觅我的踪迹吗?”

第二段,有关离别

“这就是离别。 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这其中夹杂些羡慕。 男人们去外面接受对勇气的考验,如果说我们也要接受考验,那就是对耐心和承受力的考验,考验我们如何忍受寂寞。 可我一直都在忍受着寂寞。 那种忍受不用借助战争来体会。。。”

第三段,在 Denise 葬礼上的悼词

明智的你早早离去, 因为荣耀不能为谁停留,月桂树转瞬苍翠, 却比玫瑰凋零地还快

第四段, 片尾独白

这篇小文,算作是给自己的节日礼物了。

非洲,我想是一定要去的。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