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行 2

下午搭了个半日市区观光团游览市容。提起巴塞罗那,就不能不提到 Antoni Gaudi.  Gaudi (1852 – 1926), 西班牙的骄傲,完全可以和毕加索,达利齐名。整个城市可以所无从不见他的作品。可能是唯一重要的西班牙新艺术运动的代表人物新艺术所提倡的自然主义的形式,反对采用直线,平面。如其设计的米拉公寓是其曲线风格发展到极端的代表。高蒂作品极为大胆、极端、特异特别是他对特别是材料的混合应用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因为那些铁片、马赛克,毛石、镜面、碎瓦残陶乃至完整的瓦罐瓷盘在高迪看来都可雕可塑Parc Guell 公园中的那只马赛克蟾蜍。

Parc Guell 建于1910-1914, 银行家古埃尔原本想在这里打造一片高级住宅区,共建造了60座住宅。但由于离市中心太远,只卖出2座,其中一座由高迪买下,目前已改造成为高迪博物馆。这个在商业上可以说是完全失败的项目之后捐赠给巴塞罗那市成为公园. 公园的道路、出入口和大广场等公共部分由高迪设计建造。公园内随处可见自然主义手法的运用,如同童话王国. 其中看门人所住和接待来客的两栋房子就如童话世界再现。各种奇思妙想在这里得到充分的展示如海浪般涌动的马赛克座椅,五彩缤纷地闪闪发光拱廊原始味十足,就像从泥土中直接生长出来的。 看久了,会感到头晕,为什么?  因为所有的柱子都不是直的,有角度的倾斜着。到处都是曲线,弧度。



Parc Guell的诙谐轻松相比,Sagrada Familia (Holy Family, 圣家大教堂也叫圣家族大教堂)就显得沉重庄严。这是一座充满象征主义符号的建筑,可以说是一部用石头雕刻出的《圣经》。教堂的三个立面,分别描绘出耶稣的诞生、受难和上帝的荣耀,代表着耶稣神性的三个方面,布满描述圣经场景的浮雕。按照高迪的设计,教堂一共有18座尖塔,分别代表基督、圣母玛利亚、12门徒和4位福音使者。墙面主要以当地的动植物形象作为装饰,正面的三道门采用了高迪惯用的彩色瓷片。高迪亲自监督完成的工程主要包括教堂后殿的半圆形拱顶室和耶稣诞生门圣家大教堂始建于1882年,是由一个叫做约瑟芬的组织发起的,目的是建造一座可以让颓废的人们向神祈祷和求得宽恕的赎罪堂。188331岁的高迪接手成为总建筑师,直到43年后他因车祸身亡。继任者依靠高迪留下的设计稿和模型继续建造,但在内战期间这些宝贵资料多被无政府主义者毁坏。1952年,工程再次动工,直到现在,教堂内部仍然像是一座大工地,一共只完成了8座尖塔,高高的塔顶上还布满了脚手架。预计要到2010完成封顶。 2030完成整个工程。现在工程的支出完全依赖每年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游客门票的收入。而且是逐年递增。

个人觉得高迪设计的正面黑色,带来一种心灵的震撼!其他三面的施工,不同的颜色,不同的风格,相同空间不同时间的巧合却让我无法不感到迷失。虽然它仍然在建,但对不少参观着来说,这只是一座活着的废墟,因为没有人可以将封印重启。

192667日的黄昏,就在圣家堂不远处,高迪被一辆电车撞倒。5天之后,西班牙举行国葬;72年后,高蒂被宗教界追封为圣人


第三天去了
Girona Figueres 的达利博物馆。 Girona位于巴塞罗那以北100公里处,是加泰罗尼亚区第二大城市。早在中世纪时,这里就是有名的犹太人居住区。现在,这个石头做的古典小城依然保存有不少犹太人的遗迹。

Girona 的标志是护城河边五颜六色的房子。很漂亮。其中心Sant Feliu 大教堂因为当地的节日庆祝,市民正在为其装饰做准备工作。据说,Sant Feliu 教堂本是世界上最宽的罗曼尼克教堂。它的设计者因为过分担心教堂顶端承受不住压力导致坍塌而争论了长达20年之久。

在教堂外的广场碰巧碰见一对当地小学生走过,穿着红衣,手牵着手,在古老的建筑间穿过,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不是吗?

Girona 曾被罗马人占领过,统治者和犹太人的关系也是一个导游的一个话题。反正不离缴税多,就不来烦你;不然,你就等着瞧的套路。

在路边餐厅午餐时,见到家具店来送一个长沙发,可门太小,只好从二楼窗台上吊上去。也算是午间的观赏节目了。

总的来说,Girona 这个小城宁静而优美,古老中带点世外桃源的意境。可以说是我此次西班牙之行最喜欢的地方。

~~~~~~~~~~~~~~~~~~~~~~~~~~~~~~~~~~~~

坐落于 Figueres 的达利博物馆可是大名鼎鼎,是全国仅次于马德里Prado 的最受欢迎的博物馆。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1904年5月11日生于西班牙菲格拉斯,1989年1月23日逝世。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以探索潜意识的意象著称。

他 是一位具有卓越天才和想象力的画家。在把梦境的主观世界变成客观而令人激动的形象方面,他对超现实主义、对二十世纪的艺术做出了严肃认真的贡献。达利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除了他的绘画,他的文章、他的囗才、他的动作、他的相貌、他的胡须和他的宣传才能。他用所有这一切,在各种各样的语言中造就了超现实主 义这一个专有名词,去表示一种无理性的、色情的、疯狂的而且是时髦的艺术。

走进博物馆,回廊环绕中间是个露天的庭院,当中安置着一辆老式汽车,车头站立着一位头发梳成冠状,身材前突后翘十分异常的女子雕塑,双手向两侧伸展,似乎胳膊上还缠绕着蛇,怪异、不懂!庭院周边是爬满长青藤的弧形墙面,显得很幽古神秘, 墙上的一个个窗洞又站满了各种立姿的小金人像,这里近距离看清楚了,人像是女性身体男性头颅的雌雄组合体!

馆内收藏着达利在各个创作阶段不计其数的画作、雕塑等,其中不乏举世名作。整个参观过程中,不免惊叹原来画是可以这样画的;家具可以做成这种样子;哦!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想象……,物质有这么多层面、这么多内在、这么多方位。作品在内容、形式、手法、色彩等方面,可以说多数都不符合传统意义的和谐与优美,充满了达利标新立异的追求与表达,但从怪诞、荒谬的背后,可以看到他非常的想象力和显示的强烈信心,他一生都不断探索和进步。博物馆的一切表明,达利从生活到创作,都是一个十足的超现实主义身体力行的实践者。

1929年8月,达利25岁的那年夏天,他的好友——超现实主义诗人保罗-艾吕雅和他的妻子加拉造访了达利的寓所。.这位俄罗斯的少妇,端庄贤淑,身材迷人,她以超现实主义的诗作而为人们知晓。达利仿佛受到了神的启示,他一眼就爱上了这位朋友的妻子。加拉从比自己年轻9岁的达利眼神中也看到了自己日渐淡忘的纯真,加拉凭直觉感觉到只有这个青年人,才会改变自己的一切。5年后,达利与加拉正式结婚,并相伴走过了半个多世纪。达利一生钟爱加拉,在他的诸多作品,加拉经常成为画面中的视觉形象,她给达利的创作带来了无限的创意。1982年7月,妻子加拉离开了人世。达利把自己关在家中,处于半狂乱状态,从加拉死去的第二年起,达利就再也没有拿起画笔。

博物馆的设计是由达利本人完成的,身处其中,观众时刻都会被出人意表的奇思怪想所吸引。最有名的是博物馆的屋顶上或立或倒的巨型鸡蛋,用鸡蛋来表示生命和变化是达利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形象

我最喜欢的还是达利25 岁时所画的 “Noia a la Finestra”(见图)。  靠窗眺望大海的女孩的背影。 安详,美丽,让人不愿去打扰看海的女孩。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