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一座桥,一个墓

烟花四月,我第一次来到巴黎。

短短三天,行走于巴黎的大街小巷。 歇息于各式的路边咖啡馆。 四月的巴黎,迷幻的季节。 令人沉醉,不愿醒来。

城市的每处角落都能让人惊喜。 排队吃越南米粉,躺在不知名小区的公园草坪上仰望蓝天,穿梭于圣心教堂后充满街头艺术家的蒙马特高地,午后倘祥在肖邦,巴尔扎克和莫里哀的最后归宿拉雪兹神父公墓, 散步于塞纳河边绿荫下,隔岸观望艾菲尔铁塔,庆幸不用去挤如潮的人流。坐在香榭丽舍大街长椅上,近看夕阳斜照下的凯旋门,悠悠地抽一支烟.

三天中走过了不少的桥,不晓得有没有走过下面要说起的这座,这不重要。想起这座桥,是因为多年前读过的有关这桥的一首诗。


米哈博桥 Le pont Mirabeau)是横跨塞纳河,连接1516区的一座桥。 桥竣工于1896年。 桥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短命

天才诗人阿波利奈尔·吉洛姆(Guillaume Apollinaire)一首诗《米哈博桥》, 被刻在米哈博桥头。 当时读来,感动非常。

米哈博桥下,塞纳河流淌,
我们的爱
是否值得缅怀
但知苦尽,终有甘来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敲响,
时光流逝,我依然在
我们双手交织时面面相对
两臂缠绕
像是垂下的拱桥
—- 还有永恒
永恒似是流水的喧嚣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敲响,
时光流逝,我依然在
爱情消失了流水一般
爱情消失了
像人生一样缓慢
—- 但是希望
希望也同样无法阻拦!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敲响,
时光流逝,我依然在
看见时间流逝岁月变换
逝去韶光
难再复还
米哈博桥下塞纳河流淌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敲响,
时光流逝,我依然在

一座桥,一条河,一首诗!

在寸土寸金的巴黎,死人挤占着活人的地盘。
有代表性的公墓就有三座,
拉雪兹神父公墓,蒙帕纳斯公墓和蒙马特尔公墓。
其中拉雪兹神父公墓是最大的墓地,位于巴黎东部第20区,面积118英亩。
拿破仑开设了这个公墓,到今天这里葬有30多万人。

终年鲜花不断的肖邦墓

香颂名伶Edith Piaf

生是演员,死了也是
我只是在歇一会儿

巴黎的伟大在于让死者也有安全感,不必担心日后墓地会因城市发展需要而被搬迁,或者土地要收回。巴黎有学者认为真正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人没有时间来闹革命,因为他们的一生都在修建图书馆或公墓。

坐在长凳上,晒着太阳,看着正寻找名人墓地的游客。
感受着在这一座建筑之园,雕塑之园里,文化上的温暖与创造。想起了自己每年要去爷爷奶奶墓地上放上一束鲜花,感到的也是一种温暖,一种逝者留给后人的安宁。

在这里,没有地狱,没有天堂,甚至没有死亡。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巴黎, 一座桥,一个墓

  1. Jian说道:

    第一次来看你的blog,不错,很合我胃口。 :)

  2. 格格说道:

    没有塞纳河边熙攘的人群,没有香榭丽大街光鲜的橱窗,感受到另一个宁静、深邃、感人的巴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