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美丽的风情美丽的人民 (part 1)

南疆大环线归来,行程4000多公里,上了高原,穿越了沙漠,翻越了天山,所见所闻所思,虽然旅途艰苦,却十分值得。
经历难得所以珍贵。

喀什篇

喀什是我们一行3人的首站,在乌鲁木齐机场转机时,¥78元一份的蒸面,现在想来觉得很不地道,明摆着反正我就这个价,你爱吃不吃吧。
喀什是中国最西端的一座城市,东望塔里木盆地,西倚帕米尔高原。早在2100餘年前,这裡是丝绸之路中国段内南、北两道在西端的总匯点,是中国对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交通枢纽与门户之地。千百年来,喀什一直是天山以南着名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艾提朵尔清真寺始建於1442年,规模宏大,為中国最大的清真寺,面积1.6平方公里。寺前广场格局不小,与马路对面的毛主席高高在上的雕像遥遥呼应,觉得很有趣。  第二天赶上一年中最庄重的开斋节开始,我们也想进入寺中参观一下,有一维族汉子迎上来要每位收¥20元方可,一下子便败了性。 宗教场所收费且常见,可能又是国内的一个特情。 想起最近听说上海佘山上的天主教堂也开始跟风收门票,倒是开了世界天主教堂的一个先例。

第二天下午2点我们就等在寺旁,想拍拍3:30开始的阿訇念经时的场景。 从下午一点过后,陆陆续续就不断有穆斯林从广场各个方向走向清真寺。 3:30一到,阿訇的诵经声从高音喇叭传向四处,同一时间,朝同一方向,躬身,跪拜。 寺外的商贩生意也中断了,只有小孩奔来跑去兜售铺在地上的塑料布。
一时间,宗教的力量于无声中扑面而来。穆斯林跪拜的意思是祷告和祈愿,跟基督徒的忏悔不一样,穆斯林认为按时按刻认真执行教义的规定动作就必会得到赐福,所以无需忏悔 这从他们祷告之后心满意足的神情就可说明一切。

 

去喀什就不能不去噶尔老城,收¥30元门票。 占地约2平方公里,城内20余条街巷,有居民一万多人,极具迷宫色彩。  它曾是古疏勒国王宫所在地,公元十世纪,喀喇汗王朝在此建宫筑城。
喀什老城这座记忆了喀喇汗王朝奢华和繁荣的古城,幽深的小巷中放映着千年来维吾尔人真实的生活
……

可能正好碰上放暑假,老城里随处可见孩童聚在一块玩耍。没有布娃娃,没有任天堂,也没有变形金刚,玩得可能是我小时候上海弄堂里类似的游戏。
小孩手中拽着的泥巴和我小时候玩的香烟牌子也没什么区别。


帕米尔高原篇

新疆今夏以来,暴雨频繁,原定第二天出发上帕米尔高原因山洪冲毁路基而不得不等待抢险突击队连夜从山旁开辟一条路出来,等路通了,中间被堵的车辆已被堵了2个整天。 国道314就是著名的中巴公路,具有战略性意义,喜欢军事的男生都知道这个,是上帕米尔高原的唯一交通干道。
我们的司机何师傅开玩笑说塔利班只有这时候才有可能攻占帕米尔高原,等路一通就得撤。 等我们上去的时候,护路工人仍旧在回线路段严阵以待。 向他们致敬!

帕米尔高原,中国古代称葱岭,是自汉武帝以来开辟的丝绸之路之必经之地, 也是古丝绸之路上最为艰险和神秘的一段。 帕米尔高原位于中亚东南部、中国的西端,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目前除东部倾斜坡仍为中国所管辖外,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 小部分属于阿富汗。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之意,高原海拔4000米~7700米,拥有许多高峰。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峰。
“慕士塔格”维吾尔语意为“冰山之父”,海拔7546米,雄伟壮观,终年积雪覆盖。
山脚下到处是奇山怪石,奇花异草。喷泉、温泉、湖泊、牧场点缀雪岭山谷,美不胜收。
位于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山之间的喀拉库勒湖,简称喀湖,为高山湖泊。水深三十多米,因每当乌云遮日时候,湖水色如墨黑,故名喀拉库勒(柯尔克孜语意为黑湖)。喀湖清澈如镜,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峰倒映湖面,每当晴朗的日子, 日出日落让喀湖色彩变幻多姿, 犹如置身仙境。
当地人又称其为“圣湖“。
我们亲临现场, 吉普路边随便一停便是巨幅的美丽画境,让人痴迷。 湖的南面是一片草原,一到夏季,这里水清草丰,湖光山色,碧绿的草地一顶顶白毡房星罗棋布与澄澈的湖水中皎洁的冰山倒影相辉映,一时间产生留下不想走的念头。
可见此地湖光山色的魅力。

远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
 

冰山下柔情的湖水


山顶的云彩是狂放的写意

心心相印的慕峰和喀湖


冰山下的草原,如入画境

慕峰–帕米尔高原的脊梁

我们去的县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又简称塔县, 那里生活着中国唯一的白种人 —–塔吉克族人。 陈刚的小提琴曲《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就是取材于塔吉克民族的音乐素材。 塔吉克是本民族的自称,意即王冠 塔吉克人虽然世代生活在穷乡僻壤的高原山区,半农半牧生活。
但却是一个民风古朴,重情谊有骨气的民族。
据说在塔什库尔干监狱,几十年没关进一个塔吉克族罪犯。
但我们停车在路边拍照时,三个塔吉克族孩子路过,有点怕生但又有点好奇的看着我们,当我把特意带来的铅笔,彩笔交到他们手中时,陌生感立刻给好客的天性取代了,一阵机关枪似的叽叽喳喳后,我知晓了3个孩子的岁数,我也好奇答应去他们家做客。 四个孩子分别11,
107岁和1岁。孩子们的父亲出外打工,家里只有母亲和老祖母。

三个孩子的汉语说得非常流利,一问,原来他们的学校早就推广普通话教学了。
与大人的沟通都要靠孩子来翻译。
我表示要给他们全家拍照,孩子们隆重以待,老大立马进屋换了一身节日服装,鲜艳亮人。 给我写了不太确定的地址,并留了父亲的手机。 我起身要走,同伴来短信催了,妈妈在厨房里出来说已经在擀面了,怎么不吃了饭再走?为之感动塔吉克族人的好客。 我回国前把这件大事给办了,以免孩子们日夜盼望着这些照片。

海拔3200米的红旗拉普口岸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位于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这是中国与巴基斯坦边界的通商口岸,也是新疆唯一的一个对第三国开放的公路口岸,是中国西部通往中东、南亚次大陆乃至欧洲的重要门户。 何师傅介绍说红旗拉普在当地语中是“流血的河流“的意思,以此纪念古时一场惨烈的战争。 前往红旗拉普需在边防注册,中国居民凭身份证就可以,外国人士则要把护照留下,回来后再取。

当晚我们住在塔什库尔干,晚饭后出去散步,在高原上的星空显得格外灿烂而觉亲近,边陲小城晚上的清静也让人是如此着迷,以至于回来后,那晚的散步还将久久的不停回放。

第二天回喀什的路上,被阻断了2次,一次山坡滑坡把路全给封死了,靠着守在旁边的一台推土机和抓斗车不停作业一小时,给疏通了。  刚行没多久,前面刚过一阵泥石流,把两辆车给陷住了。
亏了我们的丰田4500,靠着四轮驱动闯了过去,然后就没见后面再有车跟着我们出来。 后来电话里才知道这一段堵了4小时才疏通.

回喀什的路上还碰见了一家老外骑单车,还拖着个小儿子。 我立马叫停车,下车从后箱拿了一个哈密瓜,走到路旁等他们骑近,问他们要不要这个瓜,他们说好。于是给他们拍了这张照,都没问从哪儿来,去哪儿。
那一刻,什么话都觉得多余,只想他们能一路顺利。 只看见3,4岁的儿子正睡着在父亲后面的小拖车里,只知道他们是加拿大人。
这样的生活我这一生估计都不会去经历,但我有深深的敬意。
躺着拖车里的小男孩,长大了能不热爱大自然吗?


~~~~~~~~~~~~~~~~~~~~~~~~~~~~~~~~~~~~~~~~~~~~~~~~~~~~~~~~~~~~~~~~~~~~~~~~~~~~~~~~~~~~~~~~~~~~~~~~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