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画派后期

De Yong 美术馆从巴黎德奥赛美术馆 (Musee d’Orsay)借展的第二期“Post-Impressionism”去年下半年看了,趁记忆还新,感想一下。

20世纪初绘画上又发生很大的转变,他们主要是反对印象派,要从沉没在印象派无穷变化的光的幻觉里挣扎出来,在绘画中寻求安稳和固定,而希求捕捉住逃遁地时间,从而创造出永久性的绘画形象。  1912年画家Mavrice Denis 在杂志上发表了对印象画派尖利的批评:“东方艺术的影响和对色彩过分的强调损害了绘画中的‘素描’,因为印象派把一切事物都归纳到感觉方面,否定了思想,这是眼睛吃了人的脑子,莫奈他只有眼睛,但人们除了眼睛之外,还有许多东西。” 一种新的力量又开始形成了。

印象派后期的三个主要干将分别是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 高更(Paul Gauguin 1848-1903) 和梵高(Van Gogh 1853-1890).

塞尚是印象派后期的领军人物,他是一个有大天才而没有小聪明的画家,不同于印象派善于捉住一切瞬间的现象,塞尚可完全相反,他只知道照着放在眼前的对象老老实实的画着,他的工作,他唯一的事务就是画静物,他耐心地追求他所理想的本质。  很有意思的是他选择了画水果,他说:“我拒绝了花因为它们凋谢得太快,水果比较老实,它喜欢人家画它的肖像。” 他说过“我要让我画的苹果征服巴黎”。

apple

高更也是印象主义的坚决反对者,他完全拒绝不稳定的光,他在肯定的线条中平涂大块的颜色。 他的母亲是秘鲁人,因此给了他原始人类和异国情调的感情。 他有特别与众不同的个性,极端憎恶希腊的古典作品,他说:“野蛮年轻了我的艺术,最大的错误时希腊;虽然她是如此的美丽。” 后来他坐船到Tahiti去,学当时的土人,穿很少的衣服,最接近自然地过他的生活。他的绘画及雕刻都具有强烈的装饰性,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这次展出的一幅以Tahiti 风情为主题

梵高是荷兰人。  法国的印象派绘画和日本水印彩色版画对他有很大的启发。 他的绘画技法成熟与乡间。 他作画手法很特别,用很厚的颜色涂在画布上,再用画刀刮开,他把颜料整瓶地挤在画布上,以这种燃烧着的彩色与南方强烈的阳光相抗衡,因此就拿印象派最明亮的画相比,也不得不黯然失色了。这个短命的大画家,终于让炽烈的酒精毒了他精神失常的脑子,不得不入住疯人院中,最后用手枪对着肚子结束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下面这幅画 “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作于1888年9月,也就是作于他离开这个世界前两年。 色彩的艳丽奔放,让我一眼就被之震撼,远远河对岸朦胧的煤气灯光和天空中闪烁的星光交互辉映,一种强烈的感觉似乎要破画而出。 很难忘这种面对一件艺术品产生这样的感受。

画家说过这样一段话:“当我望着天上的星星时,常常产生好像地图上代表城镇的黑点的幻觉。

我问自己,为什么天空中闪亮的点,不像法国地图上的黑点那样容易接近呢?我们可以搭火车到塔拉斯康或者里昂,我们却不能到星星上去 。。。。。。。

所以我想,霍乱,肾结石,肺结核,癌症可能是去天国的旅行工具,一如船,汽车和火车是地上的旅行工具一样。

寿终正寝者,就是慢慢步行到天国去的。”

此条目发表在艺术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