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y Land – 以色列约旦游(下)

介绍老城最好的办法是先看一张老城示意图,老城共有8门。老城区分四个区域,分别是穆斯林区,基督教区,犹太区和亚美尼亚区。著名景点有,Dome of the Rock (圣岩清真寺), Holy Speulchre (圣墓教堂- 耶稣钉上十字架受难地),wailing wall (哭墙)和Via Dolorosa (苦路,耶稣背负十字架走向受难地的一条街道路线,游客会按照顺序,沿着耶稣当初的足迹一步步地走,一步步地祈祷,最后到达圣墓教堂)。 时值联合国投票后第一天,安全起见,导游没带去穆斯林区。只能远观了。

耶路撒冷老城图

IMG_5958.jpg

进ZionGate(锡安门

IMG_5972

哭墙高约20米、长50米,这只是哭墙开放给游客的中间一段,埋在地下的还有至少10米,可见当初希律王建造第二圣殿的雄姿,哭墙也是据第二圣殿最近之处,让犹太人扶墙哀悼。中间屏风相隔,男左女右。哭墙由大石砌成,在哭墙的另一边是伊斯兰教圣地岩石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墙这边犹太人在哀悼,墙那边的清真寺阿匍的布道声通过高音喇叭广播,形成很特别的氛围。

IMG_5976

石缝中塞心愿小纸条。离开时要面对着墙倒退而走,表示对离开的不舍。

IMG_6014

中间这个建筑里面就是圣墓,在一个石洞的基础上盖了这座建筑,入口被希腊东正教派控制。整座教堂被7个教派分别控制或者说瓜分,给个教派纷争厉害,争斗不已。 由于互不买帐,现在妥协地结果是基督教圣地的钥匙掌管在一个阿拉伯人手里。 也给跪了。

IMG_6016.jpg

信徒围拜的是二楼据说是当初钉耶稣十字架的孔,可以伸进手摸到。

IMG_6018.jpg

据传耶稣死后,人们把他从十字架上解下来,安放在这块大石上,准备入殓。许多人,把各种衣物放在大石上擦拭。 信徒们是要带回家供起来,其他人是希望沾染些被祝福的圣灵气吧。

老城区各种铺子遍布干道,以色列警察和安全部队散布各处荷枪实弹严阵以待。走着走着忽然迎面而来一拨拨阿拉伯人潮,导游说他们是去清真寺作祷告的,一时间许多商贩关了店门,加入其中。 身临其境,才多多少少对伊斯兰教的力量有些直观的感受。

 

IMG_6026.jpg

出Jaffa Gate 雅法门

IMG_1378

死海里试试躺着看书的感觉。死海逐年蒸发水面下降,人们担心若干年后死海会消失不见。

IMG_1380

记得千万要穿拖鞋下海,深刻教训,还好好心的同团的老美借我她的凉鞋才一偿所愿。海边的盐晶体坚硬无比,赤脚下去纯属自虐。

IMG_6054B

最后3天进入约旦境内,落地签,入关处简陋,像是我们国内以前的乡镇办公所。 Jerash (杰拉什), 安曼以北40公里, 意大利境外保存最完好的古罗马城池。 古剧场中间红色标记当你站上去发一声喊,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声音的回响,非常神奇。

IMG_6056

 

IMG_6080.jpg

佩特拉,古代阿拉伯部落纳巴泰人在此定居,控制了重要的贸易通道,连接中国的丝绸,印度的香料都由此输入大马士革等地区。 纳巴泰人可能有凿岩开墓的风俗。也有专家认为他们把已故国王的陵墓视为神庙。  其中最大的一座是建于公元前1世纪的独立式建筑,可能是用来供奉佩特拉主神都萨尔斯的,该神的象征是一块石头。古城于1世纪为罗马人所灭,于是又加入了罗马式建筑元素。

IMG_6081.jpg

IMG_6034

戈兰高地。上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由北面叙利亚夺得。 电视上常提到的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地区 West Bank 也在上次中东战争中由东面约旦夺得。加沙地带则是从南边埃及手中夺取。

堡垒还在,路边铁丝网上的黄色标记说明这是雷区,莫入!

GodblessTrump

耶路撒冷街头四处张贴

IMG_6036

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控制区,针锋相对

10天的行程下来,经历了两个截然不同宗教的国家,途中和两位导游聊了聊。以色列导游觉得自打1948立国后,叙利亚军队在戈兰高地上动不动就居高临下对以色列境内的任何目标发射炮弹,对人员和饲养的牲畜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哪怕战后归还了高地的80%土地,有战略意义的20%当然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有安全感。 巴勒斯坦地区自身巴解组织和哈马斯争权夺利,谁都不能代表所有巴勒斯坦人的利益,那让以色列跟谁去谈判? 再说看看以色列控制区的经济和非控制区的,人民生活水准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战争后以色列和南面的埃及和东面的约旦都签署了和平条约,就差北面的叙利亚,现在看只要双方能够维持现况也不错。

约旦导游对于近日美国公开认耶路撒冷为首都而要迁移其大使馆而颇为气愤。 自从一世纪犹太国被灭后,犹太人被迫逃亡世界各地。 这片土地就一直由阿拉伯人在此生活居住。 直至二战后1947年联大通过英国提出的分治计划而开始巴勒斯坦动乱。 是犹太人的到来占领了在这里生活近两千年的阿拉伯人的土地,阿拉伯人只是要回属于自己的家园。以色列还在约旦河西岸建立隔离墙,全长681公里, 侵占巴勒斯坦於西岸9.5%的领土。 这笔帐怎么算导游觉得都是阿拉伯人被欺负。

巴以之间的和谈与巴勒斯坦建国事宜在目前以色列政府强硬作风下陷入僵局。这片多难土地上的和平曙光还被乌云笼罩,希望总有乌云散开见到阳光的一天,在其历经千年的历史上,这一天应该只是其中一段的句号,新一篇章的开始。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