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88》- 两首动人歌曲

청춘 – (青春) 金弼/金昌万

你不要担心 -全权仁

发表在 音乐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漠河舞厅

发表在 音乐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90年代的上海定格

“(19)94年4月9日出生,看到了出生时刻的世界,感谢up主。”

当时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1994年的静安寺,华山路、南京西路交叉口矗立着交通岗亭,马路上跑的是有“香蕉座”的巨龙公交车和红色夏利出租车;

久光百货还没造起来,紧挨着静安古寺的是一家名叫“顶呱呱”的炸鸡店;

如今已了无痕迹的庙弄里,香蕉卖2块8一斤,让网友惊呼“好贵”;

胶州饮食店的味道,许多人到现在还忘不了,尤其是那牛肉煎包……

这段影像收录在名为“上海印象1993年”、“上海印象1994年”的系列视频里。

这两个系列忠实地记录下了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的风貌,流传在各大网络平台上。

因为涉及的路段足够多,就像留言的年轻网友一样,几乎每个上海人都能从中找到和自己的关联,乘上时光机,穿越回过去。

那么,是谁记录下了这些珍贵的画面?

01

视频的拍摄者是一位名叫秦兴培的上海爷叔,今年75岁了。

自从1982年赴美留学后定居纽约、从事医务工作,他已离开上海近四十年。这些视频都是他利用休假回沪探亲时拍摄的。

我们通过网络联系到他,电话里,他说一口带尖团音的老上海话。

他告诉我们,这个庞大的拍摄计划缘起于1993年。 

那一年,阔别家乡多年的秦兴培第二次回来探亲。

彼时的上海,浦东刚刚开发,黄浦江上架起了南浦大桥,整个城市正在经历着“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高速发展。

早在回国之前,秦兴培就听说了家乡的经济正在腾飞。与此同时,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开始了,“拆迁开始动了”。

1994年

从外滩远眺

建设中的东方明珠▼

1994年

南京西路大光明电影院附近

正在拆迁的弄堂

为此,临行前他特意买了一台美国正在时兴的松下家庭手持摄像机,想要记录下上海的老房子、老弄堂。

1995年

秦兴培背着摄像机

两个月的假期,几乎全被他用在穿行于上海的街头巷尾。

“听讲要拆的地方,(老上海市区)10个区基本上都去拍了。”

“有种地方我出国前头去白相过,觉得蛮怀念的,也去拍了一些,比方讲杨树浦、曹家渡。”

1993年杨树浦

大饼油条摊▼

1993年曹家渡

街头打竹板的艺人

他用镜头,记录下了许多现已消逝的场景。

1993年

南京东路

还没有变成步行街▼

1993年

云南中路

有着热闹的夜市▼

1993年

熙熙攘攘的八仙桥

如今年轻人已不知道这个名字▼

1994年

古朴的静安寺

旁边是顶呱呱炸鸡

90年代初,小巧便携的手提式摄像机对上海人来说还是新鲜事物。

在视频里我们可以听到有路人问他:“拍录像啊?哪能噶小呃啦?录像带放啥地方啊?蛮好白相呃嘛。”

也有人笑着对镜头说:“拿我也拍进去啦?乃闹猛煞了。”

路人笑着

从镜头前走过

有人对他拍老房子报以不解:“迭个街又不灵的。要拍,拍高房子好看呀。”

也有人觉得,确实应该留下些什么。“一般讲起来,人对过去自己住过的地方总归有一种怀念。”秦兴培解释说。

这或许也是他要拍这些视频的初衷。

离开上海前,秦兴培住在老南市的董家渡路附近。在视频里,我们能看到许多老南市的画面。

1995年

方斜路西林后路

老白云观▼

1998年

里咸瓜街南望

东门路口拍▼

1998年

东门路外咸瓜街西南角

大多数时候,镜头里的上海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摄像机的存在。

他们神色如常地做着手边的事情,正在度过生命中也许极为平常的一天,却让正在观看的我们有种身处其境、穿越回过去的感觉。

02

回到美国后,秦兴培订了份《新民晚报》美国版,专门留意上面的动迁信息,作为拍摄参考。

再来上海探亲时,他一面拍又一面留意,有时候路过看到街上的动迁横幅,就赶紧去拍。

1998年

老南市

“还有种办法是看地图,一条条路看过去。拍过的做只记号,没拍过的再去寻。”他补充说。

家人朋友也很支持他,经常给他出主意。他还动员太太当助手:拍照就是兜马路了。等到老房子拆光了,就再也没这种机会了。

有些地方听说要拆,一直没拆。

“1993年就在传:‘三湾一弄’的潘家湾要拆了。所以我(19)93年就去拍了,(19)94年又再去。结果到(19)95年还没拆,我又去了一趟,总共去了三趟。”秦兴培说。

1993年潘家湾▼

1994年潘家湾

有些地方等来年还想去拍,却再也拍不到了。

福州路、山东路西北角曾经有座“宝塔”,二楼是外文书店内部发行门市部。秦兴培学外语的时候经常去那里买书。

1993年拍视频时,他曾拍到过这座宝塔。等到1996年想再去拍些照片时,可惜已经拆掉了。

福州路、山东路西北角

曾经有座“宝塔”

“徐家汇1993年已经老房子拆得差不多了,交关商场造好了。老西门拍得比较早,等1996年再去拍,已经拍不大到啥物事(东西)了。”

1993年

正在建设中的徐家汇▼

第一届东亚运动会吉祥物

东东鸡还记得伐?▼

徐汇剧场的怪奇表演宣传

1996年该剧场迁至田林▼

1993年

老西门冠生园▼

1996年

11路进老西门站

1995年,他在美国接触到了立体相机。“我觉得这倒是拍上海蛮好的办法,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立体的世界。”

此后每年回上海探亲,除了拍视频,他还会用外观像“望远镜”一样的立体相机进行拍摄。

假期结束要回美国了,他就把立体照的拍摄计划交给在上海的弟弟,由他继续拍摄。

秦兴培使用立体相机拍照▼

历年使用过的立体相机

在拍视频和立体照片时,一般每个路口他都会拍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为了便于日后查找,他还用笔和数码相机将拍摄的路名、方位、门牌号码一一记下来,先后用掉了将近20本笔记本。

以下是一组立体照片↓↓

1995年

宁海西路西望

前面为龙门路口▼

1996年

打浦路南塘浜路口▼

1996年

西藏中路广东路东北角▼

1996年

西藏中路

和平双厅电影院▼

1998年

新疆路热河路口▼

1999年

四川北路北望

前方为群众影剧院▼

1999年

长寿路

燎原电影院▼

2000年

山海关路新昌路西北角

就这样,从1993年至2012年,他总共拍摄了3万多幅立体反转片(每幅2张正片,共计6万多张照片)和数十个小时的视频,涵盖了中山环路以内几乎所有马路,也包括一些环线以外的马路。

曾有摄影方面的专业人士评价说:

“虽然上海已有人在为老房子、老弄堂拍照,但从来没有人用立体相机拍摄的,像他这样几乎一条马路也不漏掉,在上海的摄影界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则表示:“这是一位独特的上海人,他的这些影像资料是上海宝贵的城市记忆。” 

那些年里,秦兴培先后用过5个摄像机、6个立体相机,器材、摄像带、胶卷和冲印、交通等费用加起来大约花了将近35万元。

这在那个年代是相当大的一笔费用。

“当时是完全不计成本的。”他说,“我反而觉得很合算,因为能拍到这些终将消失的上海影像,居然都是‘免费’的——没有地方收我门票啊。”

有趣的是,拍了那么多照片和视频的秦兴培,年轻时并不是一个摄影爱好者。

“老早我自家(自己)拍不来,都是人家帮我拍。我主要是为了拍上海,才去拍视频、拍照片的。”他说。

“言话再讲转过来,我假使不到美国来,可能也不会拍上海。在上海生活的三十几年,总归感情是蛮深的。”

在拍摄的那些年里,他每每回到美国都会做这样一个梦:

“梦到我又回到上海了。梦里向,我想想在上海待了交关日脚(日子)了,照片一张也没拍,急得不得了。”

“老房子被我看见了,我要拍照片了,照相机寻不着了。这个梦经常有的。”

潜意识里那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性不言而喻。“实际上,我到2000年就觉得拍不大到啥了,拆得邪气(特别)快。”秦兴培用老上海话说。

而他记录下的,恰恰是90年代上海发展最为迅猛、变化最为剧烈的十年。

通过他的镜头,我们看到了三十年前那个质朴、真实而又鲜活的上海。

街边生煤炉▼

上海人曾经最爱的送礼爆款

——奶油蛋糕▼

已经消失的唐家湾菜场▼

上海头号名点心

——生煎馒头

看到了90年代元气满满的上海漂亮小姐姐小哥哥。

看到了80后的童年。

也看到了许许多多充满时代痕迹又富有个性的店招和字迹。

那个上海,离我们这么远,又那么近。

03

2015年,秦兴培开始整理当年拍摄的视频和立体照片资料。

他将1993年拍摄的52段视频取名为“上海印象1993年”系列,起先发在土豆网上。

“结果呢,土豆网不大重视,发出来交关视频被伊删脱了。”老先生说。

两年前,有网友向他推荐B站,可他一时间又被二次元的会员考试题难住了。

好在有热心网友收集了他的视频,以“上海印象1993年”合集的形式发在B站上。

他自己目前正在B站上陆续发布“上海印象1994年”系列视频,并发布了两集“上海立体记忆”视频。

因为秦兴培当年拍摄的范围足够广,借助这些视频,有网友竟然神奇般地穿越时空,和将近30年前的自己、家人相遇了。

在1993年“方斜路-西林路-林荫路”这段视频里,白云观原址附近,有位爸爸抱着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从镜头前走过。↓↓

后来有网友告诉秦兴培:“这是阿拉爸爸当年把我抱在手上。”

在1994年“老西门的早晨”这段视频里,有位阿婆一边啃大饼,一边用钢精锅子盛着豆浆从早餐摊头走出来。

弹幕上有人说:“这是我外婆!”↓↓

有网友问秦兴培:1994年4月28日是什么天气?我正好这天生出来。

“我一查,4月28号的视频我有的呀,正好是个晴天。我跟伊讲:‘我下趟放给侬看。’”

4月28日这天

有心的秦兴培发布了这条视频

祝网友生日快乐

还有网友“点播”:“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时候陆家嘴码头口82路终点站旁边的路。外公家就在那里,好想再见一次那里。”

现在,秦兴培正在继续整理当年拍摄的影像资料,大约每两周发布一个新视频。

“再快快不出了,做一只视频,有交关事体要考虑。”他说。

看似短短几分钟、十几分钟的视频,实际上背后花了老先生许多的时间和心思。

“不单单要考虑画面,比方讲音乐是不是要放?不一定只只视频要放音乐,新客站(上海站)的视频里向侬放音乐反而不好。”

“假使要放的话,放啥音乐,迭个又麻烦了。成千上万支音乐里向寻一支合适的,要花交关辰光。”

1994年

“新客站”南广场

尽管当年做了厚厚的笔记,但是上海的变化太大了,光是确认当年拍摄的路段、方向,也要花上不少力气。

“一个是去查老地图,还有一个是去查百度的街景地图。比方讲吉安路的那段视频,拍到后头有一幢老房子,现在已经拆脱了,这条是啥路呢?”

“还好旁边有一幢公房,我到百度地图去查,公房还在,这条路查出来了,是东台路。”

1994年

顺昌路复兴中路口

至于数量庞大的立体照片,目前秦兴培已经做好了索引,有待今后进一步整理和出版。

面对当年拍摄的这些影像资料,秦兴培说:

“我自家整理的过程当中,也是一种enjoy(享受)。我觉得自己蛮幸运的,拍了噶许多物事,现在交关地方已经拆脱了。”

2012年

秦兴培在海伦路地铁站

使用富士W3立体相机

通过网络,他把这些穿越时光的画面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交关人讲这些视频老珍贵的,欢喜看,我也觉得蛮欣慰的。”他说。

我们期待看到秦兴培先生更多精彩的视频和照片。

也很想对这些影像里的每一个上海人说:你现在好吗?

发表在 摄影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蒋凡 – 宝藏歌手

发表在 音乐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伊豆的舞女(1963)

缘已逝而情难止,生有涯而思无尽。声浅之处,情深之时。

吉永小百合18岁的出色演出,配上德永英明的“Love is over”

优酷链接

发表在 电影, 音乐 | 标签为 , | 一条评论

梁祝小提琴协奏曲 – 吕思清(北京交响乐团)

发表在 音乐, 视频 | 留下评论

献丑 — 《只要平凡》

年尾困在家里,发觉这首歌很好听,就试着弹唱一下。

发表在 音乐 | 留下评论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木马乐队–《后来》,重塑雕像的权利 – 《SOUNDS FOR CELEBRATION》,五条人 – 《阿珍爱上了阿强》,五条人 -《Last dance》

发表在 音乐 | 留下评论

只要平凡 我不是药神片尾曲

发表在 音乐 | 留下评论

初戀三重奏 C’est Si Bon

大陆又名为《如此美好》。

今年看的韩国2015上映的复古爱情片。 很喜欢。 歌很好听,女主很美,剧情让人唏嘘不已。

初恋的美好,无条件为爱牺牲的美好,朋友间友情的美好,多年后才恍悟爱人为自己所做一切的美好,所有的所有,当初和你在一起的美好,更觉的难能可贵。

子茵说有吴根泰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因为只有他,把她放在了心上。

  ”你,能为我做什么?“

  二十年前,她因为他的回答失去了笑容。

  二十年后,她因为他没有回答哭红了眼。

“为了你,没有什么我不能做”

发表在 电影, 电影/影评 | 留下评论

叶塞尼亚 – 李梓乔榛

当兵的

发表在 电影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Jane Eyre Ending Theme

发表在 电影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