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s Big House

好久没有和好朋友M碰面了。 日前他来电说要聚一聚,还是老地方我们都喜欢的火锅Buffet 店。  他被提升了,当上了program Director.  祝贺他!  他的单位是旧金山一家历史悠久的非盈利机构,专门为孩童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他是同性恋。  目前和男友分居,网上找到一个空屋出租就搬了进去。

房东来自菲律宾,也是一位同性恋,和其伙伴住顶楼(3楼)。  这栋楼由于靠近旧金山的castro 区,地处高档社区。  有10间屋出租,每月一签,也就是说,房东见你不爽,可以下个月就让你搬走。  每有空屋,房东都能收到不下80封电邮,见到M的电邮,房东一见就说我这儿需要一个儿童心理质询师。  于是M就搬入了。

这楼的房客有点72家房客的味道。  一半是同性恋,房客中女性稍多。  有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员,straight, 来自底特律还是共和党;结果发现和其关系最好房客是拍色情电影的帅小伙。 其余房客不乏高智商的,M本身就是普渡的博士,Cate 来自英国,牛津毕业,说话直来直去,不太考虑对方感受,还有一位是来自津巴布韦的白人女孩(自总统穆加贝上台后,把绝大部分西方白人农场主都给驱逐了,没收财产),MIT毕业。  Joanne 已经五十多了,太喜欢住这儿,已是住龄最长的房客了(刚过4年欢庆派对),自己在San Mateo 有房子,出租,自己搬来租个房间住。  还有一位苏格兰的老兄,刚失业,靠救济金过日子。 还有一位来自伊拉克的穆斯林兄弟, 同住顶楼的还有一位常年穿短裤,光着上身的帅小伙,房东说是特意安排他住3楼的,每天都可以让眼睛吃冰激凌。

在房东的眼里,这儿所有的房客都是他的孩子,他称呼这房是MaMa’s House.  M的职业且本身具有理性感性的结合,成就了他成为所有纠纷的协调者。  所有人有社么事,第一个找的就是M.  苏格兰老兄当面骂房东”Fxxx” word, 房东要赶他走,却又顾及他的感受,担心他真成了无家可归之人,找M商量如何是好。  Kate 也当面挑战房东,也面临被赶的命运,也来找M商量。  M结果都给搞得定,让他们分别道歉,且保证不再犯了。  皆大欢喜。  M可能是最受欢迎的房客了。

房东针对House Guest 过夜的规矩也很有个性,既然不准让客人过夜显得太不人性,离Castro 街区这么近,那好吧。  无论多晚,你要带伴回家过夜,一定要给房东发短信告知伙伴的名字,并付10美元。  这样显得开明又公平。  有意思。  那位前海军陆战队员最近发现住这大屋还有一个妙处就是,他女朋友每次来,先进房做爱,然后他就解放了。  因为女朋友乐得事后出来跟其他同性恋房客聊天。  他觉得这个安排真不错。

这是一个有爱的屋子,有活力的地方, just so San Francisco。 我为M住那儿感到高兴。  也为有M这样一个好朋友感到骄傲。  房东说平常的生日派对算不得社么,等到了感恩节,那才叫派对。  好吧,说好了,感恩节派对要请我哦,还有啥时候再带我去Gay Bar见识见识.  呵呵。

此条目发表在闲在心上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